李东生:企业要“利他”才能长远;马斯克:出生率远远低于维持现有文明水平的需要…… | 一周商业洞见

发布时间:2022年04月24日 来源:砺石商业评论 作者:世红 浏览量:2,220次

《一周商业洞见》是『砺石商业评论』每周日推出的固定商业栏目,汇聚一周国内外最优秀企业家与管理专家的商业洞见。

世红 | 文

平凡 | 编辑

砺石商业评论 | 出品

01 | 李东生:企业要“利他”才能长远

图片

《慧见》:你追寻的人生意义是什么?

李东生:我在惠州一个知青农场下乡时挂了一个条幅,“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这个中国传统儒家文化理念对我影响很大,让人生对社会更有价值是我价值观的基础。财富很重要,可以为自己为家人创造更好的生活,但财富不是全部,企业家一定要有超越财富以外的追求,要有更大的目标,还要有“利他”思维。

《慧见》:关于“利他”思维,能不能举个例子?

李东生:利他思维在企业发展中很简单,必须要让产业链和供应链合作伙伴愿意跟你长期合作。比如我们建华星时要选个电子玻璃供应商,在全球领先的三个企业中选定日本旭硝子,然后在做任何商业决策时,都不单考虑自己,还要考虑对方。到今天两家企业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合作,这为我们产业竞争力的提高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慧见》:但你刚才提到终端产品一个很重要的盈利点就是极致降本提效,这会压缩供应商的利润空间,这时“利他”思维怎么体现?

李东生:交易价格是由市场来决定的,“利他”思维就是在合作中一定要着眼于长远。不能只考虑自己,你只算自己的账,供应商就很难合作长久。价格是合作中的一部分,但远远不是全部,合作中通过供应链的改善,效率的提高,也能带来价值。(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慧见》对李东生的专访)

02 | 马斯克:出生率远远低于维持现有文明水平的需要

图片

克里斯:是什么驱动你做每天做的事情?

马斯克:我想,我是真的想要确保人类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并且我们走在一条理解宇宙本质的道路上。生命的意义,我们为什么在这里,我们是如何来到这里的?而为了了解宇宙的本质,和所有这些基本的问题,我们必须扩大意识的范围和规模。当然,它不能减弱甚至消失,否则我们肯定无法理解这一点。我想说,我被好奇心所驱使,这比什么都关键。我只是渴望思考未来,不想要悲伤。

克里斯:悲伤呢?你不悲伤吗?

马斯克:我有时会悲伤。但现在,绝大多数情况,我觉得我对于未来相对乐观。当然,人类面临着一些大的风险。我认为人口崩溃是一个真正的大问题,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够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出生率远远低于维持现有文明水平的需要。显然,还有我们需要对气候的可持续性采取行动,这一点正在进行中。而且,我们需要通过成为一个多行星物种来确保意识的未来。我们需要解决,基本上,重要的是,采取我们能想到的任何行动,以解决影响意识的未来的既存风险。

克里斯:有一整代人,他们似乎对未来非常悲伤,你会对他们说什么?

马斯克:如果你想要让未来变得美好,你就该努力让它变得美好。采取行动,使它变得美好,然后会成真的。(来源:克里斯·安德森对马斯克的专访)

03 | 巴菲特:投资中正确的方向比聪明的大脑更重要

图片

查理·罗斯:不管怎么形容,很多人都会觉得你是天才。

巴菲特:我只是一个对我所做的事情非常感兴趣的人,还算比较聪明。我花了一生的时间在做这件事,这也多亏于我身边的人能激发出我最好的一面。你不需要成为我这个领域的天才,在这个游戏中,你可能需要120点的智商,但170的智商并不一定就比120的做得好,所以做投资并不需要极度聪明的大脑。

查理·罗斯:那需要什么?

巴菲特:一个正确的方向。我认为90%的人买股票时的想法并不正确,比如他们希望买入股票后下周就能上涨,但如果下跌,他们就会感觉很糟糕。

查理·罗斯:那你是怎么想的?

巴菲特:我会想这家公司在10年或20年后会值多少钱,我希望当我买它的时候它是跌的,因为这样我可以以便宜的价格买很多。

查理·罗斯:可以说你竞争意识很强吗?

巴菲特:是的,因为你必须清楚自己在竞争什么。如果我是国际象棋或足球比赛的观众,我可能竞争意识没那么强;但当我参与其中时,我会努力保持我的竞争力去获胜。(来源:查理·罗斯对巴菲特的专访)

04 | 包政:公司存在价值的大小由公司确立的使命决定

图片

组织必须以共同的使命愿景,来引领现实的组织建设与团队建设。所谓组织建设(团队建设),就是建立一支具有共同价值理念的队伍;换言之,使组织与团队成员具有共同的基本价值立场。每个加盟组织与团队的人,都必须接受组织的基本价值立场或核心价值理念,转变为组织中的人,成为组织的一个成员,获得组织的人格。然后才是每个组织成员个人保有的个性、专长、志趣、爱好、信仰与隐私等等。以共同的使命愿景,以及由此演绎出来的核心价值观体系,作为组织建设(团队建设)的依据,作为每个组织成员的基本价值立场,成为每个组织成员行动的指南。

组织的存在理由与存在价值,是由组织的目标或目的决定的;公司存在价值的大小,是由公司确立的使命决定。

信仰或信念,绝不是逻辑的“理性”产物,也不是亲缘的“感性”产物;信仰与信念是“灵性”的,就像父母对你一样,始终抱有信心与希望,决不放弃、决不背叛;所谓“信则灵,不信则废”。

没有对使命愿景作出“共同心灵”上的承诺,我们就无法组织起来,我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充其量只是“利益共同体”,不是“事业共同体”与“命运共同体”。我们就没有力量,就无以克服前进中的艰难困苦,我们就无以同心同德地作出艰苦卓越的努力,使组织和始终能够保持并拥有自身存在的价值与理由。从这个意义上说,百年企业往往是志存高远的“道德集团”,而不是短视的“利益集团”。

我们不知道一个“未来的组织”是怎样的,但我们相信一定要是一个不同于以往企业的“创新组织”。我们并不清楚公司能够持续存在多少年,但我们相信存在下去的机理,只能是先进的“使命愿景”,以及据此建立起来的“公正机制”。依靠“使命与机制”,积聚一批又一批的志士同仁,创造性地工作,形成自己的盈利模式;同时又不断地推陈出新,淘汰一批又一批的落伍者,赢得自己的品牌、客户资源与知识智力平台。最终,企业会获得组织的生命活力,历经百年而长盛不衰。这就是为何企业要从使命愿景入手,讨论公司的组织建设(团队建设)的原因。(来源:《包政:企业基业常青的四大基因密码》,包子堂)

05 | 华大集团CEO尹烨:成大事者一定要志存高远

图片

尹烨:我经常会问我的同事或者是其他的朋友们:做小事容易,还是做大事容易?很多人说做小事容易,我说错了,做大事容易,把事做到足够大,这个事就容易了。因为做大事收获大,成就大,高人牛人自然都来了。

很大程度上讲,人什么时候可以觉得自己可以对自己说了算了,一定要找到一个和你这一生的命运能匹配的东西。

所谓人类群星闪耀时,最幸运的事情莫过于在你年富力强的时候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使命。就像您觉得要去帮助更多人留学,就像我是要把生命科学让更多人知道,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觉得这是更关键的一个内容。做大事容易,一定要志存高远,20岁的时候要跟对人,你才有机会在30岁的时候做这些事。

俞敏洪:其实做大事也不容易,至少做小事跟做大事一样难。但是做大事至少体现了你两个能力:

第一,你对自己本人的评价和对自己本人的期许非常大。对期许高了以后,你不自觉付出的努力就会多。实际上,就像你爬一座山,你爬香山,你知道它就500多米高,你准备的力气肯定是不够的,但你要去爬泰山1500多米高,你准备的干粮和你准备的力气一定就会预先保存得多。

第二,当你想要做大事的时候,你周围遇到的合作者、战友或者说是领导一定都是做大事的人。因为你不可能做大事的去找一个做小事的,所以不自觉你就从别人身上学到东西。

所以并不是做大事容易,而是因为你有了志存高远的心,所以做出来的事情本身更加让你感觉到这件事情值得。因为你选择了更大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一起玩的人,他本身的水平和水准就很高,所以你不得不去向他们看齐,大概就是这么一个状态。(来源: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和华大集团CEO尹烨在抖音的连麦直播,笔记侠)

06 | 叮咚买菜梁昌霖:永远在攀升的路上

图片

《晚点》:你创业20年,比大多数人都长,有什么感悟?

梁昌霖:第一,群体智慧一定大于自己能力;第二,往往改变你命运的都是意料不到的事情,不要试图去走捷径,老老实实干事情就行了,命运自有安排;第三,一定要早点进入融资这个圈子,不然你永远是被排在外面的。

《晚点》:你今年50岁,叮咚是第三次创业,如果不做叮咚了你想干点什么?

梁昌霖:叮咚面对的是一个没有天花板的市场,人生最难受的两件事情,一个是目标实现不了,第二个,目标实现了也很难受。我们的好处就是永远在攀升的路上,永远怀揣着梦想和希望。

我曾经跟我们同事聊天,聊到我是怎么死掉的,我在想有一天我死掉我可能就在一个山上种水果,在农业田野,或者在沙漠里制造绿洲,我特别想做土壤改良,我做农业做了这么长时间,土壤面临的问题太大了。为了做好这件事情还是要多挣点钱。(来源:《晚点》与梁昌霖的对话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砺石商业评论客户端,不代表超天才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及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投诉请联系删除。

0 0 0

有话要说

超天才网©2017 www.supergenius.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法律声明| 关于我们| 评论互动

超天才网©201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