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芯之困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0日 来源:格隆汇财经热点 glh_finance 作者:路易十三五 浏览量:1,401次

10月5日一早,市场迎来了中芯国际确认遭美国“制裁”的消息。

美国的“制裁”大棒最终还是挥向了中芯国际——当了这么久的“孙子”,并没有什么用。上周还嘴硬说自己没被制裁,会遵守相关法律,可国庆节还没过完公司的说法就U型转弯:

“公司了解到美国政府已经向部分供应商发出通知,要求在继续供货给中芯国际前必须申请出口许可证,之后才能向中芯国际继续供货,这也显示针对美国以禁售令来制裁中芯国际一事,目前已经确实在执行其中。”

 

换句话说,上游企业今后如果再想要卖东西给中芯国际,一律需要得到美国商务部的批准

这不正是华为被美国制裁的剧情么?

2020年9月,美国商务部对华为的“制裁”生效。截至目前仍没有手机芯片制造商获得美商务部向华为出口的许可证,这也意味着在中国疫情影响加速消逝、外国市场仍受疫情拖累的窗口期,华为的手机将面临供货困难。

同样是走在国内同行前面的科技公司,同样“莫须有”的罪名。今天打在中芯国际身上的拳头,还是那股熟悉的味道。

唐纳德·霸道·总裁·川大统领:“我觉得你跟中国军方有联系。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设计对白)

 

01

上周曾有外媒消息提前透露了制裁的消息,指美国商务部9月25日的一封“信函副本”,称美国政府已对中国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实施出口限制,中芯国际的某些设备供应商现在必须申请出口许可证。

不过当时,中芯国际对这一消息予以了否认,表示并未收到此类官方消息,同时进一步否认了与中国军方的关系,表示没有为任何军用终端用户进行生产。

中芯国际对于美方的制裁,只是一再强调“会遵守经营地相关法律”,而没有更多表态,甚至没有提到是否为华为供货

这一点引起了许多中国网友的不满。

有人认为中芯国际面对特朗普政府的“制裁”威胁太过软弱,有可能重蹈字节跳动旗下TikTok的覆辙。许多人希望中芯国际在威胁面前可以“强硬”起来,像华为那样勇敢“在黑暗中前行”。

 

有消息显示,2020年以来中芯国际为应对“制裁”在暗地里做了不少准备。

公司自2020年初一直处于高度戒备状态,当时业界意识到美国可能进一步限制华为的非美国供应商使用美股技术。中芯国际急于为现有芯片生产机器购买许多零件,以防万一有任何限制,以确保业务连续性。

来自供应链的消息也证实,中芯国际订购的数量超过了其当前扩张计划所需,上游某公司已交付部分,但预计年底还会有更多订单。

从数据上看,中芯国际据传今年规划的资本支出从31亿美元增加到67亿美元,翻了一倍并创下历史新高。这说明公司的采购量可能正在飙升。

而此前华为面对“制裁”也采取了这种方式。据悉,截止目前,华为拥有的芯片存货还能满足半年到一年的智能手机供货需要。同时,华为也在争取实现芯片供应的突破。

02

 

目前对于中芯国际最显著的冲击在于,美国直接控股或掌握核心技术的上游供应商,将无法为中芯国际提供上游产品。

而中芯国际目前生产需要的设备、软件及材料,都基本需要进口,且短时间内无法替代,这对于公司的生产经营将产生十分巨大的影响。

与中芯有最直接供应关系的美系半导体设备供应商包含应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科林研发(Lam Research)、美商科磊(KLA)等等。相较之下,中芯国际矽晶圆及半导体化学原物料主要由日系及欧洲供应商为主,一些媒体初步判断冲击较小。

但不要以为找别国企业绕开“制裁”就万事大吉了。

只要上游企业还想和美国做生意,就不敢轻易去摸美国这只老虎的屁股。

2020年8月,美国不仅将“实体清单”再次扩容,而且细化了受到管控的商品范围,对制裁开启了“无限追溯”模式,把半导体行业纳入了美国“屁股”的范围——任何使用美国技术和软件制造的产品,在出口给“实体清单”上的企业时,都需要获得美商务部批准。

如今稍微高端一些的芯片设计,基本都会使用到美国的EDA软件。除此之外,荷兰公司阿斯麦(ASML)也因其零件主要源自于美国而在限制范围内。

不过一些较为低端的芯片,如采用0.35μm至0.11μm工艺的芯片,仅凭中芯的自主技术还是可以做到的。

在光刻设备方面,中国的上海微电子设备有限公司已销售i-line,KrF和ArF干式曝光设备;北方华创还销售干蚀刻设备,膜沉积CVD设备,溅射设备,热处理设备和清洁设备等;中微半导体设备有限公司已发布了干法蚀刻设备和CVD设备。

但在高端芯片方面,28nm制程在没有美国技术和软件的前提下,自主化的量产可能会被推到2023年以后。

下游方面,中芯国际作为中国半导体“全村的希望”,受到“制裁”将进一步拖慢中国半导体实现自主的进程。

资料显示,与华为海思的合作占中芯国际总营收的17%~25%。中芯国际如果受到“制裁”且无法获得许可证,无疑将让华为目前的严峻形势雪上加霜。此前中芯国际曾就“能否继续为华为生产芯片”等问题回答了投资者提问。但中芯国际并未正面回答该问题。

与此同时,高通、博通两家美国企业也可能被特朗普的“制裁大棒”误伤

中芯国际与下游客户高通、博通,以及上游供应商如应用材料、泛林等有广泛深入的合作关系。与高通的合作占中芯国际总营收的13%~21%;与博通的合作占3%~7%。

03

看多中芯国际的普通投资者,似乎更希望“制裁”还有硬币的另一面。

中芯国际历史上的一系列危机,曾让公司一度走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中芯国际成立仅3年后就因为台积电的一纸诉状,而损失了1.75亿美元的赔偿金。当时由于从台积电挖走的部分员工直接采用了台积电的技术,而导致中芯国际侵权。不到2年之内,台积电又在美国加州再次将中芯告上法庭,这一次中芯又败诉了。

2006年1月,上交大教授陈进的“汉芯造假”丑闻公之于众,于是在人们心目中,中国自主半导体产业几乎成了骗子的代名词。

祸不单行,半导体行业“发展周期久,出成绩慢”的特性,更导致了各方争议之中,国家对于芯片项目的扶持也在一段时间里放慢了脚步。

公司创始人张汝京也在2006年辞职。公司一下子失去了带领他们从0到1的灵魂人物。

然而这一系列的外部危机,仅仅是接下来更大乱局的开始。在接下来的十多年时间里,中芯国际经历了激烈的内部派系斗争。董事长江上舟突然离世,让斗争进入白热化阶段。

作为曾经的三亚市副市长以及上海市经济决策委员会委员,江上舟不仅是拥有广泛政界人脉的红二代;更是自主大飞机、半导体项目中的重要产业领头人。出于江上舟个人威望的影响,公司内部虽然暗潮涌动,但不至于在台面上出现较大的乱局。

可是江上舟的离世相当于拿掉了中芯国际的压舱石,于是各派系竟光天化日公然“作妖”,一个导火索引燃了火药桶,掀起漫天的流言八卦,最终导致2名高管递交辞呈,中芯国际损失惨重。

然而天下大势,分久必合。这是过去两千年里中国人就深以为然的道理。

当年曹操举10万大军挥师南下的时候,此前争斗不休的蜀吴两国除了联合起来对刚这个强大的敌人,又有多少选择?

一个强大的外部危机降临,往往也是内部开始一致对外的导火索。而中芯国际能否放下内部的种种乱局团结起来,迎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又或者是否会借此“放弃幻想”加强与华为的合作,十分值得期待。

04

对于下一个“五年计划”,已经有媒体放出了消息——中国政府要通过扶持第三代半导体,突破“卡脖子”的技术,在高科技产业实现“弯道超车”。

而要最终做到“弯道超车”,我们认为必须实现下面几个方面的突破:越过半导体行业的资金壁垒;越过美国的“封锁”实现技术上的突破;在资金烧完之前达到上述2个目标。总而言之就是资金和技术的问题

其中,实现了技术突破的才是“爷”。

中国目前缺的不是钱。业内人士透露,当年28nm制程研发成本还只有200万~300万美元,到了16nm就已经达到千万美元级别,而目前能够量产的最先进制程5nm,更是要烧掉整整5亿美元。

而据传中国政府已经承诺将1.4万亿美元的资金投入第三代半导体行业的发展当中,足以研发2800次5nm芯片制程

但国家层面支持的利好消息,对股市的影响似乎显得有些后劲不足,除了在放出消息之后带来了芯片板块的一波上涨,之后该板块的走势也不外乎起起伏伏的震荡下行。中芯国际H股自2020年7月以来,已经跌掉了近六成的市值,今日再度大跌4.6%,一度深跌近7%。

(来源:Wind)

自A股资金抱团将医药、科技和消费炒作到高位,随着疫情红利的结束和社会经济秩序的逐渐恢复,股价的回调已是必然。就大市而言,近来A股市场的缩量似乎说明了投资者情绪还有些低,整体行情还未触底。

被红利消耗殆尽所打压的热情,更需要一波技术突破(带来利润大幅增长)来证明他们投资的是芯片而不是芯“骗”。

重赏之下必有莽夫,当然也必有骗子。

前有看不见的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后有泉能先进集成电路产业研究院“四大天王齐聚首”,中国半导体产业乱象何时才是个头,成为许多看重中国半导体行业投资者的一块心病。

就目前看来,中芯国际还是有希望继续取得技术突破的。中芯国际一家的收入就占全球晶圆代工市场的4%,全球排名第五。中芯国际对科研的投入也非常大。收入中国大陆的其他晶圆厂高就算了,中芯每年还会拿出收入的17%~18%进行研发。

中芯国际目前官宣推出了N+1,N+2工艺取代8nm和7nm制程,并且在年底可以试产8nm芯片,不需要使用EUV光刻机也能实现。

但半导体行业偏偏又是一个头部赢家通吃的行业,不像医药行业,一旦技术突破,研发出新药,可以吃多年利润红利。当下,已经领先中芯国际2~3个技术节点的台积电,势必拿到行业最丰厚的利润。而即使能够进入7nm以下节点的高端领域,中芯国际依旧逃不过与台积电、三星等大佬竞争的命运,留给它的利润又剩下多少呢?

视线回到资本市场,中芯国际H股走出了“过山车”的刺激行情,不到3个月暴跌了近60%,释放了大部分泡沫,但A股仍然刚毅,虽较历史最高价回撤了将近50%,但现在动态PE仍然高达134倍,较H股溢价太多,接下来回撤的压力依旧不小,尤其是大盘资金量持续萎靡的情况下。

于国于民,中芯国际是中国半导体产业非常重要的核心企业,但对资本市场而言,保持利润高速增长才是股价持续创新高的利器。当下以及未来几年,中芯继续融资拿钱(科创板已经融了450多亿),搞研发突破技术的瓶颈才是王道,但这对于二级市场投资人并不友好。

道阻且长,且行且珍惜!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格隆汇财经热点 glh_finance客户端,不代表超天才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及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投诉请联系删除。

0 0 0

有话要说

超天才网©2017 www.supergenius.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法律声明| 关于我们| 评论互动

超天才网©201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