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保健品系列杀人案,幕后真凶藏在20年前!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30日 来源: 上海陆家嘴并购联盟 作者:封言 浏览量:86,845次

摘要:孔子骂人的时候说:始作俑者,其无后矣!但吴炳新作为中国保健品的始作俑者,他的“后辈”却层出不穷,屡禁不止!

1996年,广州飞往济南的飞机上,史玉柱看着窗外昏暗的天空,心情好似陷入无底暗渊。无力和恐惧再次涌上头来。 

史玉柱没想到,一栋72层的巨人大厦就这么硬生生的拖垮了巨人集团和自己。几年前的辉煌好似过眼云烟,曾经他被评为“中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广东省十大优秀科技企业家”,珠海第二届科技进步奖。

他的巨人集团过去是中央领导到广东视察时最爱去的地方,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曾经三顾巨人。1994年6月,江总书记更是亲自视察过巨人,写下了“中国就应该做巨人”的题词。

图:史玉柱

为讨好领导,巨人大厦从原定的18层硬生生加到了72层,几亿人民币投下去,就像石沉大海。巨人随时可能倒下去。经人指点,史玉柱此行北上是请高人出谋划策。原本他以为自己已经混到了商界巅峰,现在才知道不过是夜郎自大。

中国商界的水不仅比他想的要深,而且是深不见底。

01 

始作俑者的绝密档案

看着面前这个惶恐不安、惊魂未定的年轻人,60岁的吴炳新对30岁的史玉柱语重心长的说:“你的阅历还浅,驾驶一个庞大的舰队乘风破浪,仅有知识和技术尚显不足,在关键时刻,关键是经验。”

史玉柱亲自来到三株集团考察,登门求教,就是为了求得医治“巨人”沉疴的良方。这些良方,藏在吴炳新的经验里。经验对中国商人来说太重要了。吴炳新正是凭着自己几十年的人生阅历和经验才一步步走到今天,以至于几年后三株集团东窗事发,他还落得善终。

图:吴炳新

从1992年,吴炳新在山东打起三株大旗那天起,他就知道自己必须开辟一条新路。太阳神、娃哈哈、中华鳖精这些保健品的老路绝对不能再走了。他吴炳新要找出一条,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保健品新路。

这条路要在20年、30年之后,依旧能指引后辈。这话一语成谶,却遗祸至今。

苦思冥想多年,吴炳新总结概括和发展出保健品行业的三大秘诀,这些浸沉着前人“智慧”的秘诀仿佛成了传世的“武林秘籍”。 

首先,吴炳新知道保健品离不开广告,公司对广告的投入一定要高于对产品的投入。从那天开始,中国广告行业的经典之作基本都出自保健品公司之手了。日后的史玉柱看着电视上一边穿着草裙跳舞,一边唱“今年过年不收礼,收礼就收脑白金”的老头和老太太,也暗暗感谢过吴炳新。

大概也是从那天开始,保健品公司对广告费用的投入远远超过对产品的投入了。很多公司对产品的要求只剩下一句:吃不死人就行。可后来连这一点,实现起来都难了。 

三株是中国最早将企业形象片作为广告进行投放的企业,开辟了保健品行业的先河。1995年,三株投放了3亿广告费,它在中央电视台以及一些中心城市电视台购买了大量非黄金时间广告段位。用朴实亲切毫不华丽的形象片,向百姓灌输一个理念,三株“争当中国第一纳税人”和振兴民族工业。三株的英雄人设,在情感上成了民心所向。

三株还创造了报纸宣传的新方式。过去报纸在为企业登广告时都在题头标注上广告提示,并且广告和报纸内容的排版方式不同,让用户一眼就看出来这就是广告。吴炳新另辟蹊径,愿意支付超额费用登载广告,条件就是报纸不得标注广告字样,且广告内容使用与报纸正文一样的排版。这种混淆广告与新闻的软文宣传形式,让传统媒体的广告文案理念进步了20年。

其次,吴炳新采用了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他聘用了15万宣传员,在三四线城市建设了成千上万的宣传站。这些营销宣传人员,从上到下,深入农村进行宣讲。他们把“三株口服液”刷在乡村每一个可以刷字的土墙、电线杆、道路护栏、牲口栅栏上,人们上厕所的时候,抬头都能看见三株的宣传口号,“有病治病,没病防病”。 

这种带有中国特色的营销方式,创造了在中国农村营销产品史上的奇迹。到1996年底,农村销售额占到了三株总销售的60%。这种了不起的农村策略让三株彻底腾飞,1994年,三株公司的销售额为1.25亿元。而在农村市场获得巨大成功的1996年,三株销售额一跃而达到巅峰的80亿元。

吴晓波评价三株说:一个不安分的企业,在一个不规范的市场用一些不规范的做法,获得了不可思议的成就。

吴炳新的确不可思议,三株豪占了当时中国保健品3分之1的市场。大有吞吐天地、冠盖宇内的气概。他的最后一条保健品营销秘诀,也因此在三株公司内部被列入绝密级。严禁外泄。

在那个官商结合的年代,一家企业要想蓬勃发展就必须和政府搞好关系,政府的支持与否,对一家企业的未来至关重要。这种潜规则在中国大的政商环境下,谁也跑不了,包括三株。吴炳新在日后得以全身而退,和当时埋下的关系网密不可分。

吴炳新提出“既和政府谈恋爱,又和政府结婚”的言论和观点,以文件和会议的形式迅速向各级分公司和机构蔓延。精神传达后,三株全体中高层管理人员都充当起了公关的角色。他们为建设三株和政府的牢固关系,形成政商“命运共同体”,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这些分支机构和公司领导,大力支持政府各项活动:药政部门、工商部门这些和三株联系密切的政府职能部门举办各项活动的费用,都被三株包了,直接从银行打到政府账户里。每年协助政府活动的费用都有定额,花不完不行。由于公关费用太多,以至于很多分公司走投无路之下,直接为人民检察院、公安局去设立基金。比如:“明察秋毫基金”、“保一方平安基金”、“见义勇为基金”。

这些名头朴实的基金和赞助,实打实的拉近了政府与三株之间的关系。让三株在各地的发展都是一路绿灯,少有阻碍。这些在现在看来依旧先进的理念,在当时让三株吃尽了甜头,要不是出了人命,三株恐怕会屹立至今。

02 

八瓶三株喝死老汉一条

1996年6月3日,湖南常德汉寿县,在村头厕所拉屎的陈伯顺抬头看见了三株的宣传标语“有病治病,没病保健”。这位退休了的老船工虽然身体无恙,但自觉体格已大不如从前。吴老汉思虑再三后,还是被“无病保健”的承诺打动了,当天就花了428元,买来了10瓶三株口服液。

没有人想到,就是这10瓶三株口服液,埋葬了年赚80亿的三株帝国。

陈家人回忆,陈老汉服用了两瓶三株口服液后,过去尿频的毛病有了好转,并且饭量增加。但是药一停,又会旧病复发。当服到三四瓶的时候,陈老汉出现了遍体红肿、全身瘙痒的症状。第八瓶服完,陈老汉全身溃烂,流脓流水。6月23日,老汉被送到县医院求诊,医院判断为“三株药物高蛋白过敏症”。其后,病情反复发作,9月3日死亡。

之后,陈家人将三株集团告上法庭。诡异的是,此事仿佛被封杀一般,只在湖南部分地区小规模传播。案件的审理也不知何故,被一拖再拖,到1997年底还没有任何说法,眼看就要不了了之。

转折点发生在两瓶三株药物的鉴定结果出来后。

1998年,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检定称:未检出双歧杆菌等活菌;豚鼠过敏试验阳性;小鼠安全毒性实验阳性并经病理检查,心、肺、肝、脾、肾和胸腺均有病理改变。

鉴定结果为该检验品为不合格制品。

1998年3月31日。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三株公司败诉,并赔偿患者家属29.8万元。 

此时,全国舆论已经关注到此事。全国20多家媒体针对此案进行了密集报道。标题均为《八瓶三株口服液喝死一条老汉》。这一爆炸性的新闻在全国引发轰动,“不合格产品”“喝死人”等字眼刺激着客户的心脏。很快,三株口服液月销售额从数亿元暴跌至不足1000万元,两个工厂全面停产,近万名员工放假回家,价值七亿元的产品堆在仓库,静等过期。

随着时间的流逝,低调的吴炳新和三株集团,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群众的视野和记忆中。

值得一提的是,1999年,该案二审时中日友好医院、中国康复研究中心等多家专业单位提供的检定报告和学术研究结果综合表明,三株口服液是安全无毒、功效确切、质量可靠的,三株最终胜诉。这个胜利对于已经掉入深渊的三株来说,意义重于结果。

这恐怕也是吴炳新最终成功落地,安享晚年的另一个重要原因。那个年代的保健品,对产品质量尚且心存敬畏。不像现在,动辄杀人。

03 

中国保健品系列杀人案

2016年5月10日,一位自持医生证的“赵医生”找上了王天国一家。62岁的王天国有一个29岁的儿子王勇。王勇身患癫痫,已经接受了一年半的药物治疗。但赵医生找上门后,一眼就“诊断”出王勇不是癫痫,而是肾虚。并要求王天国夫妇停止服用抗癫痫药物卡马西平,而改服赵医生开出的价值8000多元的无限极保健品。

王勇购买无限极保健品账单

从拿到药后的第二天开始,即5月11日开始,王勇每天发病的次数越来越多,根据王天国夫妇的笔记,王勇每天发病的次数依次为:1次,4次,3次,4次,4次,6次,2次。惊慌失措的王天国找到“赵医生”询问缘由。

赵医生只是回答说“(癫痫)越发作效果越好”,并且叮嘱王天国“不能吃以前的药,只能吃我的药”,“不要跟别人说你在哪里看病,就吃我的药,不要说出去”。 

5月18日凌晨,服药仅八天后,王勇死亡。“赵医生”最终被查明为无限极涪陵地区销售代理,真名赵继勇。

2018年,拥有3岁宝宝的妈妈田淑萍,为治疗孩子“幽门螺旋杆菌感染”购买了8万元的无限极保健品。因为田淑萍感觉,无限极是个大公司,而且对方称保健品“无毒”。并且对方宣传人员称,无限极治好了她的表姐的病、救了她父亲的命、治好了她自己的不孕不育。

无限极这家卖酱油调料的“李锦记”集团创立的全资子公司,比同仁堂能治的病还多。 

最终吃完这八万元的无限极,田淑萍的孩子被医院查出因药物蓄积,导致心肌损害。为防止加重药物蓄积,无法治疗,只能等待自行代谢消除。

恰逢权健保健品被丁香医生揭露,保健品安全引发全国舆论关注。2019年1月17日北青报爆料,3岁幼童所服用的八款无限极产品中,三款产品实质为饮料,剩下的五种保健品其中一款备案信息明确标注了“不易少年儿童”的字样。

这给无限极带来了很大的舆论压力,当天工作人员连夜找上门来私了,并威胁称“再犹豫,明天这60万一分都不给了。”果然,在田淑萍拒绝60万私了后,无限极被陕西省有关部门罚了仅仅不到两万五千元。

2018年1月10日,广州家中,医生谭秦东被警察带走。警察来自内蒙古,为了抓他,千里迢迢,横跨大半个中国。原因只是因为三周前,谭医生的一篇《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

谭医生被抓后,妻子四处奔波,引起了舆论的重视。4月14日,澎湃新闻发表评论,《医生吐槽鸿茅药酒,动用警权要慎重》。新华社,人民日报纷纷转载。 

曝光仅三天后,谭医生被取保候审。被关押97天后,谭医生和原来相比判若两人。出狱不久谭医生就在网上向鸿茅药酒致歉,并请求鸿茅药酒原谅。鸿茅药酒董事长鲍洪升亲自点赞,鸿茅国药同日发布接受致歉声明,并撤回诉讼,双方和解。

鸿茅沉寂几个月后,再次登陆各大卫视,顺利返场。有的人就这样,“死”的轻于“鸿茅”。 

从三株、脑白金、中华鳖精,到华林、权健、无限极、鸿茅药酒。这些保健品或明或暗的就藏在我们身边,打着“包治百病,无病保健”的口号,贩卖着“藏着枣核的天桥大力丸”。

有些人“讳疾忌医”,认为吃保健品比吃药好听得多。他们认为“是药三分毒”,但是这些人又怎么知道保健品的毒有几分呢?据调查,保健品的成本仅占价格的10%,而宣传却占了30%-60%。销售人员为销售产品,极尽所能,很多保健品被包装成了包治百病的神药。

人们放下了医生开的药,转而投向了销售带来的保健品。耽误了病情治疗的最佳时间,也耽误了自己的生命。一幕幕血淋淋的惨状、一个个破碎的家庭、一条条无辜的生命,都在警醒着我们。

2019年1月28日,无限极官方微博终于发文承认:“公司存在经销商管理制度不完善、主体责任不明确,对经销商夸大、虚假宣传行为查处不力,对私自制售、传播、使用夸大、虚假宣传违规资料的行为监管薄弱。”并对消费者的投诉方式单一、人文关怀不足问题对消费者道歉,并引以为训。

但同时,受到40多起投诉的无限极依旧坚称产品质量合格。

束昱辉等18名权健控制人被警方拘留

我们希望有一天,周勇们田淑萍们能踏踏实实的,回到医院看病。无限极们也不再无下限。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 上海陆家嘴并购联盟客户端,不代表超天才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及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投诉请联系删除。

0 0 0

有话要说

相关文章

超天才网©2017 www.supergenius.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法律声明| 关于我们| 评论互动

超天才网©201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

关注我们: